坦洋村名称由来

多少代来,福安人都传讲: “哓阳出娘娘, 谷口出国舅”。

那是五代闽王的时候,白云山下的晓阳村有一户姓谢的人家,家里三口人,阿公阿婆和他们的小孙女。阿公七十二岁,阿婆六十八岁,小孙女十六七岁,一家就靠小孙女放养三十六头鸭子过生活。
传说这看鸭妹看鸭有些特别,六月大晒,她走到哪里头上有一片云遮着,日头晒不着;下大雨,雨也淋不到。

有一年,闽王下旨要选皇后。地方那么大,到哪里去选好呢?一天,国师奏闽王:昨天晚上他的宝镜起亳光了,照见白云山那一带有龙气出现,皇后出在那里。
闽王听奏大兴,就派一个钦差大臣带了人马,一路查访,一路辛苦,尽是民间女,那有龙气皇后人呢子到了白云山晓阳村,钦差大臣想出了个巧办法:他在晓刚村摆下了酒席,贴出了皇榜,方围多村凡是十六岁到十八岁没出嫁的民间女子都要来吃酒。

酒不知吃了几桌,人不知来了几多,可是钦差大臣没能见到什么龙气的女子。他真急真闷。
吃酒吃到最后一日,人都散尽了,钦差大人更急坏罗。就在这个时候,外头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好象有人在喊:“皇后来了!皇后来了!”

钦差大臣感到奇怪,马上跑门外去看,什么人也没有,什么声音也没有,可他一回到厅里来,那个声音又传来了。

这样进进出出看了两回,第三回他看到了:原来是一群鸭子顺着田垅呷呻叫的过来,背后跟着一个看鸭的姑娘。近前一看,年岁也差不多,不管三七二十一,钦差大臣就要看鸭姑娘进来吃酒。
看鸭姑娘用手抓来吃,吃完了,就把那双沾了油渍的手往大厅的红柱上抹。五个指头五条痕抹下来,钦差一看立刻高兴起来,这不是“五龙缠柱”么?这个就是皇后了。

看鸭姑娘被塞进轿里抬走了。看鸭姑娘大哭啦,皇天三界的哭。经过谷口这个地方,有个后生仔在犁田,听见轿里姑娘的哭声,他嘴够聊,半玩笑的说:
“阿妹莫哭啊,安心去吧!”

谷口这后生仔叫娘娘阿妹,就成了国舅啦。 晓阳出娘娘,谷口出国舅,就是这式讲的。
钦差大臣抬娘娘轿的队伍在白云山下的坦洋村歇了一夜。第二天看鸭姑娘上轿的时候,众人一看,她全变啦,变得又白又嫩又好看,象仙女下凡,真是天姿国色。钦差大臣兴的煞,就把坦洋村改名为变洋村。直到现在,上辈人还习惯地叫坦洋为变洋。

看鸭姑娘进宫,闽王一见大欢喜。封为皇后以后,有一回闽王说,“爱卿呀!孤还未曾问过爱卿家的境况哩,今日请叙一番朕听听。”看鸭姑娘回答说:“臣妾家,黄金为梁,白玉做瓦,上有七十二天窗,下有三十六鱼池,门前百亩鱼塘,千里花园。六十八厨娘煮饭不够吃,七十二柴夫砍柴不够烧,三十六河船运货不够用!”

王一听:哇呀!我这富甲天下的皇家都不如你罗?“皇后又问:“那你家乡的风水一定很不一般罗?”
看鸭姑娘说: “我的家乡,左有金溪玉林,右有章龙龟风,南有南门,东有东门,四周有九村蔽护①。”
闽王听了很惊奇,决意要跟皇后去看看她的故乡。

皇家的队伍一路过山涉水,历尽千辛万苦,到达了周宁县一处两山壁立的岔口,可以远远看见白云山了。他们就在这里歇了下来。

闽王望着云雾笼罩的白云山,问皇后:“卿家在什么地方啊?

看鸭姑娘说:“就在那白云山下。”,闽王心里很不快活,疑心皇后骗他。就派了许多探马先去探察。

探马纷纷回来向闽王禀报,都说:那山头的路又险又恶,晓阳那地方是白云山的一个小村,周围不是田垅就是荒山,皇后说的那些金宫玉殿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闽王气得昏了过去,因此这地方后来就叫失帝岔。闽王醒来后,奸臣趁机向闽王禀报:皇后出身下贱,无德无才,故意编了假话来骗皇上,引皇上来到这蛮荒之地,欺君罪大哩。

闽王听了奸臣的话,不容皇后解释,喝令卫士把皇后杀了。

回到宫廷,皇帝恼恨在心,还要治钦差大臣的罪。

钦差大臣跪下奏道:“皇上,皇上,你错杀了一位大贤人了!”

皇帝大怒,责问他:“你说,朕如何错杀了?”

钦差大臣说:“皇后的话句句是真,事事是实。皇后家住的是草楼,菅草经凤吹日晒,草杆是金黄色的,草叶象银子一样的白,天上下雨,到处漏水,这不是‘黄金为梁,白玉做瓦,上有七十二天窗,下有三十六鱼池’么?皇后的祖母六十八岁了,还得煮饭吃,皇后的公公七十二岁了,还得上山砍柴烧,皇后在家时还得看养三十六头鸭子过生活,这不是‘六十八厨娘煮饭不够吃,七十二柴夫砍柴不够烧,三十六河船运货不够用’么?皇后的家,门前就是水田,田外就是青山,田里有鱼,山上有花,这不是‘百亩鱼塘,千里花园么?至于那金溪、玉林、章龙、龟凤、南门、东门,都是皇后家四周确确实实的村名、山名。皇后说的何曾有半句虚言?”

闽王听罢,失声大叫:“孤愚唉!孤愚唉……”

闽王又问钦差大臣,皇后为什么不明讲呢?

钦差大臣叩首再拜说; “她身为皇后,乃一国之母,如是明说,岂不有失皇家的尊严?”

闽王悔恨极了。下旨治罪奸臣,封看鸭姑娘为“贤圣娘娘”,赐金头银项,行三十六葬。

后来,闽王的后代在皇后的故乡晓阳建了“太后公厅”,纪念自己贤德的祖婆。如今,“太后公厅”四字的匾额还在呢!

上一篇:暂无
下一篇:武夷水仙的传说